在土默特右旗感受二人台的韵味

左笔钱诗贵
到了土默特右旗了,是坐了薛向峰的车来的。他用新买的车到包头机场接了我。
几十分钟的行程让我们成了朋友。
他说有个剧团,常年活跃在蒙陕晋豫,以地方戏为主。
他比我小二岁,豪爽。
他说有三年多没喝酒了。
因为太能喝,每顿能喝二斤多。因酒伤身,不得不戒,不过近期又开喝了。

到了土默特右敕勒川,去了薛向峰新的办公区。二层,有剧场,宽敞。
又到了文化局。欣赏了当地名流的书画作品。
遵嘱写敕勒歌。
敕勒川,阴山下。
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
天苍苍,野茫茫。
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敕勒歌选自《乐府诗集》,是南北朝时期黄河以北的北朝流传的一首民歌,一般认为是由鲜卑语译成汉语的。民歌歌咏了北国草原壮丽富饶的风光,抒写敕勒人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的豪情。
这首诗风格明朗豪爽,境界开阔,音调雄壮,语言明白如话,艺术概括力极强,一直受到历代文论家和文学史论著的一致好评。当地文化局有个主题,就是遍邀书家书写此诗,可见当地人热爱和重视的程度。

晚饭有特色,尝到了杀猪菜。
薛老弟果然厉害,一壶二两五的酒上来就干掉了。
薛老弟很快喝完了好几壶酒,一斤多下肚了。兴起便唱,旁边老兄介绍是二人抬。
只听到他唱一段,就有一人对上了。我理解为二人对唱就叫二人抬吧。
因为是当地方言唱的,不完全听得懂,但那个味太美了,直接将我的手拍肿了。
只见两人越唱越起劲,一浪高过一浪。绝的是唱词也是即兴编的,但严丝合缝,毫无破绽;看似随手捡来,却如水到渠成。
不由感叹,高手在民间啊。
阿宝那破嗓子,都能上春晚忽悠,迷倒一大批观众,如果和薛老弟比,只能说不在一个级別上。
当地朋友说,阿宝是不敢到这里来的。班门弄斧的资格也不够。
此是酒话,引得轰堂大笑。当地人的豪情如此,不得不为之叫绝。
此话也有道理的,阿宝唱的很不错了,但和当地人比,我也认为阿宝差点。
薛老弟唱的戏能让我如痴如醉,主要是味。


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。能将戏唱得有滋有味的人并不多。薛老弟是快乐的,他用戏将快乐带给听众。听众享受之余,非用掌声感谢不可。
反观阿宝。一脸痛苦的表情,扯破喉咙地在喊,直听得我反胃,赶紧调换电视频道不可。
阿宝不易,混到今天算是烧高香了。
不可,强中自有强中手,阿宝要是和薛老弟pk的话,直接认栽就行了。

余音绕梁三日不止,只是传说。
薛老弟唱的二人抬,并没绕梁三日,却深入我心,一辈子不会忘掉了。(钱诗贵丙申日记)






在土默特右旗感受二人台的韵味

2016/11/18 10:40:58

其他观点
公司名称
预谋品牌策划
连云港正和商标事务有限公司
公司地址
连云港市海州区南光大厦115室
联系方式
0518-88880518
cn@agnt.cn
版权所有:连云港正和商标事务有限公司苏ICP备09056459号-8